当前位置:企业家参考
论坛丨境外合规管理的利益相关者管理应用
发布时间: 23-10-20 04:40:04pm 文章来源: 《企业家》 杂志

文丨高琦


以人为本的利益相关者管理是补强境外合规管理体系的有效抓手,其本源是“人心管理”“和谐关系管理”,也是塑造企业文化、合规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组织因人而生、以人运行,也可能因人的“行为”而触发风险。在境外企业管理中,“人”不仅包括本国人,也包括国际人;既包括组织内部人员,也包括外部人员,这些有可能对组织产生影响或受组织影响的人,本文统称为“利益相关者”。利益相关者管理是企业战略管理常用的分析工具,目前在境外合规管理中鲜有探讨。作者认为境外合规管理本身即为公司战略管理的必要组成部分,在此试从利益相关者管理视角解析中信泰富并购案,希望利益相关者管理在国有企业境外合规管理中能够引起足够重视和关注,有效促进国有企业境外合规管理实质落地。

01

利益相关者管理理论

1.利益相关者理论概要

自1963年斯坦福研究所第一次提出利益相关者是“为企业发展提供必不可少的支持”的人群,“企业战略管理的鼻祖”伊戈尔·安索夫在1965年出版的《公司战略》一书中指出“必须综合考虑企业诸多利益相关者之间相互冲突的索取权”。1984年,弗里曼在《战略管理:利益相关者管理的分析方法》一书中,进一步提出利益相关者会影响组织目标的实现,反之其也受到组织目标实现程度的影响,两者是利益共同体。在1993年克拉克森组织的一次以利益相关者理论为主题的国际学术论坛上,会议就“企业的目标是为其利益相关者提供价值”这一观点达成共识,从而在公司治理领域形成对传统“股东价值最大化”观点的否定和修正。

△中信泰富并未按照程序对利益相关者开展尽职调查,对澳大利亚当地的劳动成本、国家标准、市场前景及诉讼风险认识不够清晰,导致中澳铁矿项目暂停。

2.利益相关者识别与分类
弗里曼将企业利益相关者分为所有权型、经济依赖型和社会利益型,其中公司股东是对企业拥有所有权的利益相关者,管理层、债权人、员工、客户、供应商、竞争者、社区等是企业经济依赖型利益相关者,而监管机构及其内部人士、媒体等则是社会利益型相关者。弗里德里克的利益相关者包括直接利益相关者——与企业存在直接商事交易关系的个体或组织,包括股东、债权人、供应商及其员工等,间接利益相关者——与企业无商事交易关系但存在间接影响的利益相关者,包括各级政府及其内部机构、人员、媒体、其他社会组织等。克拉克森则提出依据相关群体和企业密切关系,定义了首要的和次要的利益相关者。米歇尔根据合法性、权力性、紧急性,将利益相关者分为确定型利益相关者、预期型利益相关者以及潜在型利益相关者等。
3.利益相关者管理战略
利益相关者的科学识别与分类是制定和实施管理战略的前提。1962年,战略管理领域奠基者之一的钱德勒提出企业生命周期阶段模型,认为企业战略和结构应随着阶段的变化而变化;2001年扎瓦拉和迈克劳林基于创业、成长、成熟、衰退和再生四个阶段提出,企业不仅应对不同利益相关者采取差异化管理战略,而且在企业不同发展阶段对同一利益相关者也应研究是否采取不同的管理战略。其中:预见型战略是积极作为,主动沟通,提前预测利益相关者需求,主动承担可能超过预期的责任;适应型战略是意愿承担义务,但在处理两者关系时更希望以规则要求为基础,适当预测,对通过沟通得到一定让步有所期待;防御型战略则体现为行动上的被动应对,即限于在法律规定范围内处理利益相关者相关问题,对于商业伦理或规则不明事项倾向忽略或拒绝承担。对抗型战略是反抗、漠视,在法律、商业伦理范畴下均无意愿和利益相关者建立沟通、对话和解决机制,倾向撤销、忽略利益相关者利益,拒绝承担责任。

02

利益相关者视角案情解析

1.中信泰富澳洲并购案情简介

2006年,中信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中信泰富投资4.15亿美元(当时汇率折算超过30亿元人民币),从澳大利亚富商帕尔默手中买下两座铁矿,储藏量约20亿吨。按照规划,项目最初总投资仅为4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8.92亿元),定于2009年投产。但是直至2016年5月,中澳铁矿项目6条生产线的最后一条才进入调试。
根据公开信息检索,2007年中信泰富以17.5亿美元报价授予中冶总承包合同。但由于澳洲劳工准入和环境保护,在当地招募劳工、设计方案反复修改、材料相应退订等原因,项目建设成本从17.5亿升至98亿美元。同时,2015年帕尔默持有的Mineralogy公司起诉中信,索赔100亿澳元(合71亿美元),声称中信正从双方在西澳大利亚合资的中澳铁矿(Sino Iron)项目出口铁矿石,却没有按约定水平支付特许权使用费。中信就磁铁矿开采权的4.15亿美元仅包含开采原矿应支付专利费A,但Mineralogy坚持中信还应为生产的精矿粉支付专利费B。2017年11月,西澳最高法院就中信泰富中澳铁矿项目专利案做出判决。中信需向帕尔默的公司赔偿2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0亿元),并且在未来30年每年向帕尔默支付2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0亿元)特许使用费,累计将支付人民币300多亿元。
2018年,中信泰富及其澳洲子公司Sino Iron和Korean Steel在澳洲联邦法院对帕尔默及其私营公司Mineralogy提起诉讼,指控帕尔默拒绝与中信合作,使双方合作的中澳铁矿项目无法获得更多土地。中信泰富表示,中澳铁矿项目需要进一步扩大项目区域以持续开展采矿和加工业务,根据西澳州法律,申请必须由申请人和Mineralogy共同提交。中信泰富一直在寻求Mineralogy的帮助,以获得政府批准,将更多的土地用于废物储存设施。但Mineralogy公司一直拒绝配合中信向州政府提交申请,可能导致中信遭受财务损失,并迫使中澳铁矿项目暂停。
2.案情解析
在经济上行大背景下,中信泰富澳洲并购案对于平衡国内市场供需和抑制不合理的国际“三巨头”定价有着积极的作用。但是中信泰富并购效果不及预期,系列事件导致的投资成本增加和诉讼不断等问题,切实为中国企业境外投资合规管理提供了“前车之鉴”。
从上述案情信息,我们可以看出中信泰富和帕尔默及其私营公司Mineralogy的交集是持续性的,中信泰富收购后的矿业建设和运营需要合作伙伴的配合和支持。对于一项并购交易,架构设计和风险控制条款同等重要。从利益相关方视角看,商业合作伙伴是本次并购案中的主要利益相关方,关系项目成败。中信泰富对商业合作伙伴在当地的政商背景、商业资信、履约能力等应开展尽职调查,在商业交易架构设计和合同条款谈判时全面论证,预防性策略管理将有利于降低合作伙伴履约不能、怠于履约风险。与合作伙伴帕尔默的主动起诉和被动应讼系列之争则是典型的防御型战略、对抗型战略。即我们在此讨论的利益相关者需求、期望需要得到管理,但并不代表无条件满足,而是采用适当的处理方式予以关注、回应和采取行动。
本案中导致投资成本大幅上扬的澳洲劳工问题和环保问题,则体现了投资方及其总包商对澳洲监管机构这一关键利益相关者至少应采取的防御性或预防性管理策略偏差。对于以劳工保护和环境保护强监管的澳洲政府,事先对澳洲本土矿业投资进行充分的尽职调查,特别是劳动用工和环境保护等重大合规义务将对合理估算项目建设周期和投资成本提供更准确参考。在劳工方面,如:国内工期发生延误可以采用各种加班赶工措施,但澳大利亚工人的工资按小时计算,实行“9 5”模式,即工作9天,休息5天,工人一到下班时间即不再工作。同时赴澳工人必须通过雅思考试,电工、焊工等专业人员必须通过澳方考试。中澳铁矿施工高峰时用了4000多名工人,其中中国工人还不到200人,导致项目人工成本增加。在环境保护方面,澳大利亚重视保护土著人文化。中澳铁矿项目涉及的每一处土著遗迹,都需要和当地土著居民商议,这也导致了项目工期延迟。

03

对国有企业境外合规管理启示

1.识“势”,系统引入利益相关者管理,补强境外合规管理体系

“巴西热带雨林的蝴蝶翅膀扇动会引起太平洋的一场飓风”,事物之间的关联性可能导致影响的传导性和叠加效应。境外投资和境外合规管理是企业境外发展一体两面,在研判组织发展大势即中国、东道国和国际宏观经济形势和围绕项目的东道国投资环境及其联动性研究方面,加强与境外合规的利益相关者识别、分类与管理策略研究是对境外投资的必要基础,尤其在全媒体时代,系统研究、回答在过去、现在或可预见的未来“谁是或可能是企业的利益相关者?”“利益相关者的诉求和期望是什么?”“企业应如何管理利益相关者的诉求与期望?”三个关键问题。以信息沟通、(需求)风险识别、策略管理三个维度,在组织职责、制度建设、运行机制、监督机制、合规文化、信息化系统等境外合规管理体系模块中嵌入利益相关者管理要点,建立动态管理模型,以“人本”视角升级补强境外合规管理体系,有利于筑牢保障企业境外发展总体和全面安全的底线。
2.取“道”,辩证看待利益相关者需求,理性制定多维利益相关者管理策略
国有企业境外发展处在多维合规即中国、东道国、长臂管辖国以及国际社会监管规则、人文环境下,各利益相关者对国有企业的需求和期望可能是冲突的、矛盾的,甚至是对立的。取“道”,一是“以人为本”,对国际业务用国际化思维,“入乡随俗”。中国经验和他国过往经验可以参考,但应该和本次法律法规、商业惯例等结合落地,对强监管机构等关键利益相关者的期望和支持力度因地制宜,对当地合作伙伴、社区、居民、承包商及其雇员、劳工等外部利益相关者诉求、期望和本地化政策同理给予重视和研究,积极履行社会责任,严谨辨识合规风险,科学测算投资回报。二是面对多维合规监管体系,企业内部员工、管理者、合规团队自身都是利益相关者,关注内部利益相关者的行为、能力对企业合规发展和项目合规实施的影响,通过加强培训,提供中介支持,对内也要积极构建企业内良性循环机制。三是加强组织、机制建设,境外合规工作矩阵中引入外宣部门、公共关系部门,自重要地区或子企业加强首席合规官和首席信息官配置,组建业务部门、宣传部门、公关部门、风控合规部门联合小组,加强相关人员沟通能力、风险识别能力和危机应对能力建设。四是加强日常、重要节点、应急等情景演练,补强利益相关者沟通环节,在Facebook、Twitter及其他媒体上投放项目广告和企业宣传片外,积极和各级监管机构、当地部族、工会、主流媒体、社区、行业协会等利益相关者沟通,实施积极利益相关者沟通策略,构建实施境外多维合规利益相关者管理体系。
3.优“术”,关注利益相关者需求变化,以敏捷管理保障实施效果
快速迭代,提高应对精确性。在全媒体时代,以迭代概念管理利益相关者识别与定位,设置标志性预警指标如重要监管规则修订、制裁名单更新、组织战略调整、主要领导人换届、重大突发事件等,企业对利益相关者开展更为精准的识别、快速、动态调整评估分类,以及根据评估结果进行关系管理策略调整。
强化沟通,增强识别灵敏度。敏捷管理注重人员协作和团队合作。在内部,通过强化沟通,有利于打破“书面沟通”存在的互动、分享、信息不对称的局限性,提高利益相关者识别的效率和定位灵敏度;在外部,和政府、社区、媒体、公关公司等建立长效沟通机制,可以提前获知、预判可能影响组织发展的关键利益相关者需求变化和对应的风险因素研判,试验应对措施,赢得时间。
促进满意,增强应对有效性。对利益相关者需求管理并非必须以满足为准。但是快速识别内外部利益相关者需求,研究需求合理性、可满足性、可变更空间等,敏捷使得合规管理变被动为主动,可以增强合规管理韧性、弹性,准确、充分地理解需求和期望,制定有效的沟通和反馈措施,在利益相关者需求与期望满足方面增强了有效性和高效性,得以为组织发展创造更好的内外部环境。
面对中国企业境外投资案例,我们不能简单以今度之,迎接当下和未来最有效的方式是复盘,是改变。一个合规风险事件的发生,合规管理专家可能将之最终归结为合规文化建设问题。作为管理皇冠上的明珠,企业文化、合规文化是我们管理者追求的理想国,但“改造人心”“再造灵魂”“重塑习惯”之难使得合规文化建设永远在路上。本文在承认企业文化、合规文化建设重要性的基础上,旨在提出在境外合规管理领域,引入以人为本的利益相关者管理,即强化柔性管理和“同理心”视角识别企业发展利益相关者。通过积极识别和采用不同的管理应对策略,对外部利益相关者、内部利益相关者需求、期望及时关注、回应、管理,将是补强境外合规管理体系的有效抓手。利益相关者管理本源是“人心管理”“和谐关系管理”,也将是塑造企业文化、合规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推动境外合规管理有效落地的路径。

关闭窗口

地址:
中国企业联合会信息工作部 技术支持京ICP证 13027772号
Baidu
map